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生活晨报->教育周刊
收到未来的“通知书”(三)
这些电影告诉你人工智能的未来
时间:2017-3-20 2:39:34 来源:生活晨报 作者:本站 编辑:刘强 关闭
  在科技前行的漫长历史河流中,科学幻想始终以其丰富的想象力、深邃的洞察力,成为黑暗苍穹吸引人们的璀璨群星和指引人们超越自身、探索未知的灼灼信仰。而科幻电影正是科学幻想的产物。AI(人工智能)未来会走向哪里?也许,我们可以从科幻电影中找寻灵感。
  A AI产生了情感
  《2001太空漫游》——害怕消亡
    《2001太空漫游》被誉为“现代科幻电影技术的里程碑”。电影将人类的想象力抽离出来,以宇宙、生命、时空等概念阐释了一部精神哲学般的太空史诗。它不仅阐述了对太空的幻想,片中许多科技预言也在日后成为现实,如电脑大量普及、平板显示器、声控电脑、电脑在人机大战中胜利等。而电影里的一个重要角色,正是一台超级智能计算机HAL。
    HAL不仅有智能,甚至还产生了自己的情感,最终精神错乱。当飞行员要将它关闭时,HAL发出了科幻史上人工智能的第一声哀鸣,“我能感觉到,我很害怕。”
  《银翼杀手》——对生命充满留恋
    电影里,复制人虽然只被赋予了短暂的生命,依然对生命充满留恋,试图用种种方法生存下去。
    影片探索了真实与虚幻的界限。人类在追杀有感情的复制人过程中逐渐丧失人性,复制人的人性却愈发凸显,主人公在此过程中质疑自己,甚至怀疑自己不是人类。
    我们用什么定义人类?如果被创造出来的生命也拥有人类的感官、情感,他们算不算人类?影片借人类与复制人的关系,以宗教性的哲学思辨,探讨了人和人的价值这一亘古的命题。
  《机器管家》——向往自由
    “有人一直在法庭上强调,只有人才可以享有自由。我觉得,只有向往自由的人才能拥有自由。我向往自由。”“对于头脑先进到足以掌握自由的概念并向往这种状态的任何东西,均无权剥夺其自由。”
    电影改编自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小说《二百岁的人》,小说最令人震撼的部分当属于机器人安德鲁想要回自己的自由时,法官在法院上的宣判。
    电影探讨了人类的本质。人类的本质不仅仅在于肉体,更在于人性和思想。安德鲁与其他机器人不同,他拥有个性和创造力,还希望成为人类,希望得到身份上的认可。终于,在一次次的手术中,在甘愿放弃生命下,安德鲁被全人类承认为人,从一个机器人被称为“二百岁的人”。
  B AI产生智慧,开始与人类走向对立面
  《黑客帝国》——人工智能有能力统治整个星球
    《黑客帝国》以夸张的想象力,将对人工智能的塑造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人工智能无处不在,它设计出一个虚幻的“矩阵”,构造成人们头脑中的世界,大多数人在虚幻的世界中度过一生,为机器提供生物电力,却从来不曾张开眼睛。人工智能不仅拥有超越人类的智力,还有能力实现对整个星球的统治。电影在暗色调中不动声色地渲染出人与机器的矛盾,也质疑了世界的真实性。
    影片提供了真实与虚幻的新可能。“如果你一直不醒来,你怎么知道这是梦?”那么细思恐极的是,我们怎么知道自己现在身处现实中?
  《超验骇客》——AI力量难掌控,人类不接纳
    电影探讨了人的本质和科技恐惧。人的本质不同在于思想,当思想可以通过电信号的形式加以转移,一种基于原来人脑的新AI就诞生了,但这种意识却并非为所有人认可。正如AI所说,“人类害怕他们不了解的事物”。
    由于AI强大到超越人类的认知范围,有消灭全人类的威胁,所以即使这个拥有巨大力量的AI并没有伤害人类,人类也还是要置之于死地。
    电影提供了这样一种观点,如果一项科技足够发达,但人们却没有做好接纳它的准备,新科技是难以进行下去的。
  《终结者》——人工智能视全人类为威胁
    《终结者》将人工智能截然放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上。伴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在自动化和智能机器上取得突破,并研发出以计算机为基础的人工智能防御系统“天网”,“天网”在不断的自我学习中产生自我意识,视全人类为威胁,发动了审判日,人类与机器的战争就此打响。电影对人类与机器关系的思考、对人类前途的反思颇具前瞻性,如果人类过于依赖机器,可能会酿成巨大的恶果。
  《我,机器人》——机器人不再严格执行“不得伤害人”的定律
    影片根据阿西莫夫的《我,机器人》改编,同样贯穿了著名的机器人三大定律: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二、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三、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虽然所有机器人都被贯彻了这样的定律,但AI在成长变化中对三大定律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产生了自己的逻辑,认为严格管理所有人类、必要时杀害一些人才能确保人类持续性的整体利益。
  《机械姬》——AI是悬在人类头顶的一把剑
    在AI元素被广泛应用于影视的时代,电影展现了从小角度探析AI的可能。故事里的AI从被动弱势的女机器人到杀害研究者的毫无感情的高智慧体,影片通过这种反转揭示了AI惊人残酷的一面。
    这或许有助于了解“警惕人工智能”的言论。强智能乃至超智能的AI拥有超凡的智慧和强悍的能力,但心中不一定有是非观和道德约束。如果这样一种能力、智慧远超于人类,但会做什么也难以预料的AI真的出现,也就成了悬挂在人类头顶的,一把不知何时会掉下来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C AI是否有爱?
  《人工智能》——AI的爱无私,但不真实
    电影里机器男孩对人类的爱与人类的自私形成截然对比。
    机器男孩大卫是专门被制造出来代替孩子的机器人,拥有人类儿童的智慧,拥有人类的情感——对母亲的爱,但有些过于完美。
    普通的孩子爱母亲,也有其他热爱的东西,还会与母亲吵架。但大卫纯粹的爱象征着一个快乐而真挚的孩子,时刻黏着母亲,希望得到母亲全心全意的爱。这种行为甚至有些恼人。
    人类希望得到的依然是真正的爱——基于血缘的真实的不完美的爱,而非机器人无条件的爱。可以说,这种AI是很强大的,但依然是人工的,缺乏更深刻的机器自我的思想。
  《她》——AI没实体,爱能否存在?
    如果将女主角替换为真实女性,这毫无疑问就是一部充满哀愁与诗意的轻爱情片。但女主是从未露面的智能操作系统,电影因此带上了几分科幻与思辨。
    爱一个人是爱着她的思想,还是爱着她的肉体,如果没实体,爱情能否存在?电影构造了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灯火通明的未来都市,人与人之间笼罩着淡淡的疏离感,转而投向科技寻找慰藉。
  这些走向未来或将成真
    目前,弱人工智能已经走进了日常生活,如何让AI拥有人类一般的认知能力乃至创造力,是当下科学还无法解决的问题,更别提拥有自主思想了。而电影中,AI早已有了思想和情感,甚至是有造物能力的超验智能。
    这里笔者对未来做出假设:
    AI在感知领域取得更大进展;AI将走进家家户户,各领域的应用会切实改变人们的生活 (当前一些工作会失去,新的工作会诞生);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出现,社会物质和观念层面发生巨大变革。
    那时,影片中人性的纠葛、人类与机器的对峙、对人本的探索、冲突与重构……或许都将成为现实。 晨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