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生活晨报->看图吧
“鸟疯子”太原湿地公园追拍野鸟5年
我看到150种鸟来过这里
时间:2015-3-27 0:26:22 来源:生活晨报 作者: 编辑:刘强 关闭

    “环境好了,自然吸引鸟类。”从2010年开始,太原市民武杰民连续在太原湿地公园拍摄了近150种鸟类的照片。
    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确定每年4月举行一次“爱鸟周”活动,拉近人与鸟的距离,山西则把“爱鸟周”定在了每年4月5日到11日,正好赶上春天的鸟类迁徙。近年来,随着山西周边环境的好转,包括太原湿地公园、运城湿地自然保护区等在内的多个保护区内,各种各样的鸟类吸引了众多观鸟爱好者。
    3月24日,生活晨报记者见到了自称“鸟疯子”的太原市民武杰民。从2010年开始,他连续在太原湿地公园拍摄了近150种鸟类的照片,“我把太原沿汾河周围120公里都跑完了,环境好了,自然吸引鸟类。”
观鸟得掐点钟
6时、17时是观鸟的好时机
    3月24日上午9时许,记者在武杰民的陪伴下,到绿水成荫的太原湿地公园进行了探访。“近年来,这里绿化不错,又有生态补水,环境很好,吸引了很多鸟儿前来筑巢栖息。”
    因为天气晴朗,天刚蒙蒙亮,武杰民就到了太原湿地公园,准备抓拍鸟儿。他指着太原湿地公园一座“孤岛”附近的那一片地儿说:“我经常来这里抓拍各种鸟类,可惜到现在过去三个小时了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对于观鸟者来说,需要不停地走路寻鸟,这本身就是一项很好的健身运动。到大自然中去,和大自然亲近,身心也是一种享受。观鸟其实是种时尚的生活方式。”1960年出生的武杰民身体素质看起来不错,“经常负重走路的缘故吧!”
    记者顺着他指的方向努力想找到他经常拍摄的翠鸟、红凖等,但没能成功。武杰民说,“观鸟得抓住时机,早晨六七点,鸟儿刚出来捕食的时候,最容易观察。下午5点左右鸟儿开始归巢,也是观鸟的好时机。”
    和武杰民正聊着,公园里的保安吴师傅走过来说,“最近汾河上游天天放水,还有一部分市民来放生,所以河道内鸟类的食物增多了,流动水汇入湿地,再加上这里栽种了大量的柳树,还有芦苇丛、草等,自然吸引了好多鸟类在此栖息,从而成为湿地最热闹的地方。”因为这些观鸟人一年四季只要天晴就来,所以对各种鸟类的习性他们都摸透了,鸟的捕食路径和回巢时间都能准确掌握。
公园不乏迁徙类鸟
最多的是翠鸟和白鹭
    沿着乡间小路,伴着春风,记者随武杰民沿着湿地公园走到了山西省林业学院附近的汾河桥下。
    “快看,树上有一只翠鸟。”武杰民说,“太原湿地公园内最多的就是翠鸟和白鹭了。”到了冬季会有部分飞往南方越冬的候鸟迷失方向,或许是觉得汾河湿地公园环境符合它们的生活习性,所以就留了下来。“在公园内经常能看到白鹭捕食的场景。”
    “一直往南走,就到了我当初救大鸨的地方。”2012年2月8日,武杰民在拍鸟时突然听到杂草间有带着“求助”的鸟叫声,“扒开草丛一看,居然是一只受伤的中国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大鸨。看到它时,它已经不能直立。”武杰民知道,大鸨栖息于广阔草原、半荒漠地带及农田草地,通常成群活动。善于奔跑的大鸨既吃野草,又吃甲虫、蝗虫、毛虫等,“估计是受了伤才落单到这里的。”
    或许是因为受惊,大鸨弓着背,头压得很低,嘴里发出“哈哈”的喘气声。由于是冬天,武杰民害怕大鸨吃不到食物,所以他放下手中的镜头去买豆子了。“实在不知道它吃什么,所以我各种各样的豆子还有玉米粒各买了二斤,结果它只吃玉米。”
    从2012年2月8日到3月28日,武杰民每天早晨和下午都会定点来喂食这只受伤的大鸨,“足足吃了一麻袋,不过对于这只世界上最大的飞行鸟类来说,还不算能吃。”3月28日,大鸨可以飞行了,“由于体重较大,平常起飞时需要在地上小跑几步,助跑时头部抬起,嘴向前伸,颈稍弓向前上方倾斜,双翅展开,重心前倾,双脚有节奏地向前大步跨出,随着助跑速度的加快,其煽动双翅的频率也加快,直至双脚离开地面飞起,当然,在紧急情况时可以直接飞起。”
    大鸨伤好后,武杰民联系了太原市动物园。“走的时候有些舍不得,毕竟自己养了近50天,后来,它看见我也不陌生,也不会大声喘气。从它受伤到复原的这些日子,照顾它的同时我也了解不少它的习性。”
    武杰民说,除了大鸨外,红凖等都属于迁徙类。武杰民通过观察,发现这些鸟类多处于落单状态。
观鸟也观自然
希望太原有花有鸟有美景
    “我们20多个拍鸟的人都被称为‘鸟疯子’。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观鸟、拍鸟,把山西太原的野生鸟类做一个全面、系统的统计。”武杰民说,“或许在别人眼里这是浪费精力和金钱,但我觉得抬头看着飞翔的精灵才觉得生活是那么美好。”
    从一个“菜鸟”,到变成一个喜欢观鸟、拍鸟和懂鸟的资深鸟友,“鸟疯子”武杰民彻底爱上了鸟,在他手机上,存着几百张鸟的照片,有的是在太原、大同拍的,有的是在云南、西藏等地拍的。
    和鸟接触久了,武杰民感触最多的是,“鸟友们在一起交流时总会说起,小时候见到的鸟类很多,现在明显少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在改变,生态环境越来越脆弱,环保意识亟待提高。如果人为地破坏了生态环境,那就破坏了鸟类的家园,鸟没了,人生存的环境也会恶化。我们真的希望家乡能永远像诗里写的那样,有花有鸟有美景。”
    “我们中的部分人有时候会集合,集体开车上山蹲点。”武杰民说,为了拍鸟,他们可以徒步几十公里,“身上背着二十多公斤的设备,就拿点水和饼干,这样就可以蹲一天。”为了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他们会身着迷彩服,把照相机和镜头也伪装起来,或站或爬一声不吭生怕惊动鸟。“鸟是有灵性的动物,人应与它平等、和谐相处。如果我们发现有下网逮鸟的人会上前劝阻并讲解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这是所有鸟友都会自觉做的事儿。”
    最近几天,武杰民将自己拍摄的部分鸟类照片寄到了西安一家自然保护区,“他们正好征集作品,我就寄过去了,除了可以在景区免费住几天、拍摄照片外,我还想把山西人爱鸟的情怀传播出去。”
晨报记者 高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