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生活晨报->三晋各地
宁可自己掉斤肉 不让良田无水流
——运城市尊村引黄灌溉管理局一线员工抗旱工作侧记
时间:2017-8-7 3:11:10 来源:生活晨报 作者:苏俊元 吴雪纯 编辑:刘强 关闭

    ■晨报记者苏俊元实习生吴雪纯采写
    三伏天,骄阳似火,炙烤大地。风不动、雨不下,地里的庄稼在干渴中无奈地等待。
    有山西粮仓之称的运城市,百万亩玉米、百万亩果树在烈日中耷拉着脑袋,期盼着水过绿显,重扬生机。
    抗旱!抗旱!人定胜天!引黄人秉承古训,战烈日、斗蚊虫、保浇地,挺立在为民服务、抗旱保浇的第一线。
    在一望无垠的黄河滩,挥汗如雨,挖河通水,疏通渠道,让源源不绝的黄河水润泽河东大地。他们没有华丽的身影,豪言壮语也代表不了壮举,默默无闻,在寂寞、煎熬中燃烧才是他们的写真。
    他们就是运城市尊村引黄灌溉管理局的汉子们……
水中尖兵李崇征:
汉子的光影镌刻在黄河滩上
    从黄河边到第一提水管理站的泵房前,一条6.5公里的副河道就是尊村引黄的引水主道。这条河道承担着沿线145公里,五个县(市、区)114万人的农业生产和生活重任。疏通河道,确保水源流量,是摆在尊村引黄第一提水管理站汉子们面前的艰巨任务。
    尤其是今年,从6月至今,严重干旱。风不动雨不下,黄河流速缓慢,流量减少。沿线百万农民在田间地头焦急地等待浇地。为确保水源,第一提水管理站水源组的4台水陆两栖挖掘机在河道中轮番作战,清淤通水。
    蓝湛湛天空中,艳阳当头。黄河滩上空气异常的闷热。没有一片树叶遮挡,水中作业的挖掘机同河水相映,竟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李崇征驾驶着挖掘机,挥汗如雨,简单机械反复的操作着。
    从1992年至今,李崇征和他的同事们就坚守在黄河滩。几十年如一日,酷暑严寒,寂寞无聊,为水利事业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水源不好的情况下所有人都要参战,保证水的流量才能走。有时得黄河滩上待上几天几夜。黄河滩没有树木遮挡,天气很炎热,人待在挖掘机里,温度高的能把人热的脱水。黄河滩上的草很多,从路边到工作的地方没有正经路,只有一条人踩出来的仅供一人走的小路,蚊虫也多,没有办法按时吃饭,都是自己带干粮去。忙的时候也只能在河滩旁搭帐篷住。”李崇征用沾满油污的胳膊刮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咧着嘴笑了一下。
    庞大的挖掘机,工作起来喝油量相当惊人。从第一提水站到施工作业点,全程6.5公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送油车常常因无路可走,到不了挖掘机的跟前。李崇征和他的同事们,每遇此景,靠着肩扛人抬,完成油料运送任务。挖掘机有时抛锚,他们还得维修,钻在滚烫的机器下面,一干就是几个小时,汗水油垢尘土裹满了他的全身。
    李崇征的家在农村,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劳力。每遇天旱,他就得坚守在河滩一线,家中活儿常因顾不上而耽误。记者采访时,他笑着说,自己是引黄人,自己家的地常常浇不上。虽然自己受点损失,但是也不能耽误工作。一句朴实的话语,道出了汉子那种执著的个性,这种舍小家顾大家的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发扬。
机电组长胡玉国:
不计个人得失 确保机器运转
    第一提水站是尊村引黄的龙头站。全线9个提水站,7个灌区全靠它来输送水源。第一提水站有9个机组,机组的正常运转与否,机电组责任重大。
    胡玉国是机电组长,承担着机组的检修、维护任务。记者采访时,他正和同事在维修机器。
    胡玉国是1989年到第一提水站工作的,至今将近30年。从站上到他家有十几公里,家中有几亩果园,两个孩子都上了大学,他在单位经常加班加点,妻子就成了家中的主劳力。
    有一次,机组出水口的拍门在上水期间突然坏了,但是不能停机,因为一旦停机,门就关不严了,水就会从外面给倒回来。当时胡玉国已到下班时间,他来不及多想,立即跳到水里进行检修,一直到拍门修好后他才下班。
    还有一次检修时,由于淤泥太大,闸门没有放到底,导致水进了厂房,机器差点全部被淹。这时,他凭着多年经验,只身潜到水中清理沙子,潜水一次只能憋气一分钟,直到厂房的水退去,闸门完全闭合,他才从水中出来,浑身皮肤被水泡的起了皮。“每年春浇、夏浇、冬浇,三个浇地季节,每到此时,全站人员不计个人得失,加班加点坚守一线,从不喊苦叫累,他们这种精神时刻感动着我、激励着我。”第一提水站副站站长赵晓红说。
灌区员工:
确保浇地配水忙 昼夜巡守水渠旁
    尊村引黄管理局的各个灌区承担着沿线土地配水保浇任务。由于种植结构复杂,只要开始浇地,他们要走村串户统计用水数量,还得昼夜巡渠,计算分水流量,工作强度相当大。
    刘柯岭是三、四灌区一支渠的一名配水员。自1999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着巡渠、配水工作。仅今年夏浇,就完成了16万立方水的配水任务。
    记者采访时,他说,以前收水费相当的麻烦,现在采取村民提前买水票方式买水,他的工作负担能减轻一些。作为配水员,他要经常到农户地里了解种植结构,然后再按计划分配水。放水时,他的工作就在水渠边,每4个小时巡渠一次。
    第五灌区二段段长任向东,负责8个村、1万余亩地浇地任务。
    该段有3名工作人员,管理的干渠有2公里长,平时吃住就在段房。
    任向东说,配水员在配水上要计算精确,田地里加一个口、减一个口都得要调闸,晚上也无法正常休息。他段上的一名同志生了病,依然坚守在岗位。多亏他妻子是个护士,帮他他输上液,在段房里守着他,而他却要不时地去调一下闸门。
    寂寞单调枯燥的生活中,配水员白天晒太阳,晚上数星星,站在为农服务的第一线。
    第五灌区管理站站长钟志刚说,第五灌区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灌区。既要承担周边村民的浇地任务,还要承担运城市天逸公园和东花园生态用水供应任务,更重要的是还要给运城市北城供水公司提供生活水源。为此,他不但要抓好单位工作,还得同周边的企业做好沟通。
    记者采访时,他说,由于要给城市供水,渠道里有了草,也不能不能用药,只能在停水的时候人工除草,但停水的时间很短,人工除草很累。除此之外,他和他的同事们还要严防死守,确保周边污水不进入灌区。
    在运城市尊村引黄灌溉管理局调度中心,廉晓旺副局长正在查看灌溉运行情况,叮嘱调度人员要科学调配水量,争取上下游灌区均衡受益。
    刚从泵站改造工地检查工作回来的运城市尊村引黄灌溉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李泽亮说,今年天旱,历史罕见!一线党员干部职工不计个人得失,坚守在抗旱保浇的一线,他们宁可自己掉斤肉,不让良田无水流的精神,就是全体引黄人的精神!他们是引黄事业的楷模,他们是引黄局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