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社会
我和我的祖国·春节记忆 以前盼着吃好点如今更重人团圆
作者:本站 日期:2019-02-12 出处:生活晨报

  过年,对于出生在不同年代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在20世纪50、60年代,过年才有“好吃的”;在20世纪80、90年代,人们开始追求更好吃的东西;而到了21世纪00、10年代,已是天天如过年。其实,过年不管吃什么,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20世纪50、60年代]
  “过油”的东西是顶级美食
  殷翠梅今年62岁,回忆起儿时家里过年,她感慨地说:“那个年代生活苦,平时大家都省吃俭用,还经常饿肚子,只有过年才能改善一下生活,吃一顿香喷喷的肉馅饺子,直到现在还忘不了那种味道。”她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幸福满满。“虽然油不是很多,但里面却放着独有的配方。油炸了肥猪肉后,剩下的油渣子剁碎,放在饺子馅里一样香喷喷。”还有一样菜就是羊杂,“养了一年的羊,到过年杀了,羊汤和羊肉分着给亲戚吃,羊杂凉拌了吃,一滴香油就是那个年代最美的提味品。”
  如今已年过七旬的李梅林是永和县人,她儿时过年吃过一种特殊的美食——烩菜饺子。顾名思义,就是大烩菜里煮点饺子。这种食物一直到现在过年都会吃。至于为什么会吃这种食物,李梅林说“很简单”。过年时吃饺子是必须的,但当时条件有限,顿顿吃的话,也没那么多,所以一般是大年初一这天中午饺子管够,接下来的几天就把饺子和各种蔬菜熬在一起做成烩菜饺子,保证每顿有几个饺子吃,也有各种蔬菜吃。
  洪洞人史虎子今年57岁了,他每年过年时最期待的不是饺子,而是各种油炸食品。当时条件有限,家里每年只会分得1.5公斤食用油,日常炒菜都不够。即便如此,母亲也会想办法给过年时留点食用油,炸一些油饼、年糕,这些“过油”的东西,是比饺奢侈、稀有的顶级美食。“在我的记忆中,每年正月初一会吃一顿丰盛的团圆饭。”66岁的庞爱民边回忆边告诉记者,20岁以前,每年家里准备团圆饭时,买肉的任务都交给他这个家里的老大。每次出门前,父亲还特意叮嘱他,为了菜里有更多的肉味,排队时一定要注意观察,快轮到自己时看看剩下的肉是不是肥的多,如果都是瘦肉一定要到后面重新排队。肉买回来后,父亲会把肥肉炼成油,团圆饭时炖一大锅烩菜,菜里即便只有几块肉,也能吃到肉香。
  1950年,如今年过八旬的田禹疏在太原市过了第一个春节。当时,母亲在老家没有过来,他和父亲租住在农民家的一间小屋里。“大年三十晚上,父亲给我做面条吃,煮好的面捞在大碗里,把油烧开往上一浇,再撒点葱花,简直太美味了。还有一盘土豆丝,这就是我们的年夜饭。”
  回忆起小时候的年夜饭,70多岁的王治安一脸的陶醉和满足:“那个时候的年夜饭吃起来才有味道啊。”那时候的年夜饭基本是“自给自足”性质的,进入腊月二十三以后,家里会磨一锅新鲜豆腐,冻起来后,随吃随用。豆腐和海带、白菜煮一锅大烩菜,配上家中小麦面做成的馒头,吃起来格外带劲。除了主要的豆腐和馒头外,还会有一种油炸食品,按照他的说法叫“砍三刀”,就是糕面团做成小方块,然后用刀在上面开三个口,下油锅炸得金黄透亮,孩子们都爱吃。有亲戚来串门,也可以拿出来招待。“那个时候准备年夜饭基本就没有花钱的地方,就是买一些核桃和柿饼当零食。”
  今年65岁的赵忠秀每年春节都会准备年夜饭。谈起这顿饭,她沉浸在儿时的回忆中:“那时候,除夕夜,母亲熬一锅稀饭,笼屉上蒸上玉米面发糕,就是一顿年夜饭。”她说,平时一家人吃的就是谷糠做成的窝窝头,用小麦面及杂粮面做成的饺子只能留到农历正月初一早晨吃,连一盘豆芽也吃不到。到了正月初一中午,母亲先将白菜、手指宽的胡萝卜片在开水里焯一下,再弄点猪肉炒出来。“我们能吃上这样的菜,已十分满足。”她说。
    [20世纪80、90年代]
  吃饭开始讲究起来
  “我记忆中的年夜饭是在爷爷家吃的。”张海今年41岁,他说记忆里,上世纪80年代初的年夜饭很好吃,一桌饭凉菜五六个,热菜也最少5个。“有鸡有鱼,其中最爱吃的就是带鱼。”大年三十的白天家家户户都炸带鱼,晚上炖上吃,院子里、楼道里都是香喷喷的鱼味。吃饭也开始讲究起来,家里人会列出长长的菜单,各色菜品开始搭配,色香味俱全。家里往往大人一桌,小孩围坐一桌,“我们吃饭就等着喝健力宝,到现在都觉得好喝”。
  今年33岁的刘康杰并不像长辈那样期待过年时的饺子和炸糕什么的,因为这些在他生活的年代都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不知道过年时能吃到什么好东西”。让刘康杰印象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舅舅年前去青岛做生意,回来时带了好多小海鱼,在油里一炸,那味道到现在他都难忘;另一次是父亲的一位朋友去美国旅游,带回来两只火鸡,送给他家一只。这些“少见”的美食是刘康杰喜欢并期待的,他认为因为随着交通的发达,各地交流变多,互相品尝“土特产”也是过年时的一件趣事。
  赵金虎,今年40多岁。在他的记忆里,儿时的年夜饭标准并不高。“那时候家里的物质条件一般。”年夜饭里记得最深刻的一种食物就是油渣。“其实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应该属于不健康的食品了吧。”妈妈买回猪肉后,将红肉和脂肪分离,脂肪就用油炸出来给孩子们解馋。虽然吃起来一嘴油,并没有特别好的口感,可是闻起来特别香。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和健康理念的提升,现在年夜饭的餐桌上再也见不到这种食品了,但他依然觉得那种香味最能体现年夜饭的味道,“现在很多食物吃起来都感觉没那么香了”。
  56岁的毛红勇回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村里的人平时吃的饭还是菜团子,想吃饺子只能等除夕那天晚上。过年时,父亲将分到手的7.5公斤小麦磨成小麦粉。其中一部分小麦粉用来蒸花馍,剩下的小麦粉就得省着吃。他至今仍记得,母亲用1/3的小麦粉、2/3的杂粮面粉和成面团包饺子。包饺子用的馅料,除了一点猪肉之外,其余都是胡萝卜、大葱等。母亲将第一锅饺子煮好,他和弟弟、妹妹就争先恐后地抢着吃。
  对近40岁的罗毅而言,大烩菜是最好吃的一道菜。过年,尤其如此。白菜、油炸土豆、油炸豆腐、粉条、烧肉、丸子……一样都不能少。一到农历腊月二十四五,四叔在奶奶家做红烧肉、炸豆腐、炸土豆,忙得不亦乐乎。到了除夕那天晚上,四叔将这些食材依次放入铜火锅中,浇上汤汁,再点上木炭,放到桌子中央。他与父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堂弟们围坐在桌子周边,边吃凉菜、火锅大烩菜以及其他菜,边享受着浓浓的年味。直到现在,大烩菜依然是年夜饭中的一道“当家菜”。只不过,原来的铜火锅已变成现在的砂锅。
  46岁的甄鹏说,小时候,大年初三家里的亲戚都会聚到一起,平时不常见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能见着,一群孩子跑里跑外,叽叽喳喳地叫着才像个过年。“那会儿生活条件不好,对肉的渴望尤为强烈。爷爷、奶奶在厨房忙活,我们边玩边在外等着吃。”说到这里,他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21世纪00、10年代]
  现在感觉天天都像过年
  “我小时候生活条件很好,天天都吃肉。现在感觉天天都像过年,想吃什么街上都有卖的,真比以前丰盛多了。”董荣荣今年26岁,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平时忙于工作,每年到腊月三十就定一桌饭,邀请父母和公公婆婆到饭店吃了一桌,点的饭菜大多都是海鲜。“过了初一我们全家出去走走,热热闹闹把年过。”她高兴地告诉记者。
  “如今,我们这辈的团圆饭远不及小时候热闹了。”27岁的田娜感叹道,她们这辈大多都是独生子女,大年初一、初二都是带着爱人和孩子到双方父母家过。过去,吃团圆饭巴不得盘子越多越好,肉味越重越香。如今,就想着种类少点,素食多一些,因为如今早已不是过年才能喝上好酒、吃上好菜的年代了。大家都怕吃得多了消化不了,对身体不好。
  “我小时候是在临汾度过的,当时还不兴吃年夜饭,但大年三十中午一定要吃隔年面,告别过去的一年,迎接新的开始。”38岁的韩尚洁告诉记者,隔年面比平时的面要宽一些、长一些,浇上白菜、豆腐、猪肉、粉条等制成的卤,食材丰富也寓意着日子越来越好。而且隔年面一定要剩下一些,留在大年初二中午继续吃,也是年年有余的美好愿望。
  22岁的梁冲印象最深刻的还算是大年三十晚上,家人坐在一起包饺子,看春晚。“那时总会让妈妈手把手教我捏‘狐子耳朵’,就是包饺子。妈妈捏得特别好看,而我捏得奇形怪状。我对妈妈说,我捏的是‘马’‘猪’,逗得家人合不拢嘴。每年,饺子里都会包硬币,谁吃到带硬币的饺子,就寓意着幸运、有福气。记得那时每年我都会吃到带有硬币的饺子,特别高兴。多年之后我才发现,妈妈每年都是故意把带有硬币的饺子盛到我碗里。”
  身为“90后”,父辈对年夜饭的感情并没有延续到赵小伟身上。“吃什么都吃腻了,平时吃的和年夜饭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年夜饭最重要的就是吃出和平时不同的味道。”赵小伟说。他告诉记者,真正吃出年夜饭味道的就是去武汉上大学的那几年。回了太原,闻着老陈醋,恨不得大米饭里都放点。食堂的饭吃得人能吐,好不容易放寒假回家,吃着妈妈包的饺子和豆包,总算明白了,年夜饭最正的味道其实是妈妈的味道。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国·春节记忆 手工缝到网上买 新衣服越穿越靓 下一篇:交口街道办贺家塔村举办第二届农民春晚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