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文苑
馒头霉变不忍弃
作者:王忠明 日期:2018-12-04 出处:生活晨报
  时光荏苒,似乎只是转瞬间,我这个“60”后,高中毕业已经整整40年。
  作为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公司的矿山子弟,我与同学们的少年时代,虽然家境大都贫寒,却仍然有许多惬意、快乐的事。
  20世纪70年代,父亲工资每月不足70元,难以满足全家6口人的吃穿用度。因此,从上小学三年级开始,每天下午放学后,我都要携几个同学到附近的山上打一捆柴火,背回家供取暖、烧水、做饭用。将柴火背回家,扔到柴火垛上,匆忙啃几口干粮,喝几口玉米面糊糊或者凉白开,就跑出家门——因为我还要上晚自习。
  春夏秋季的学余时间,我和同学们经常结伴拿上竹竿,背上铁锹去附近河里,从源头把水截住;待水快干枯时,那些野生小杂鱼、螃蟹就噼里啪啦地挣扎着跳跃起来。这时,只要看见鱼的影子,我就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把一条鱼牢牢地抓在手中,扔进装鱼的器物里。这时,虽然脸上、身上布满了河泥点子,我的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又能熬鱼汤,吃油炸小鱼啦。要知道,我们平日的饭菜,太缺乏荤腥。
  暑假可以说是同学们最轻松快乐的日子。放暑假时,大山里的野生葡萄、八月开、五味子、山杏、蘑菇、柴胡、远志、苍术、穿地龙、连翘、毛栗子等野果、中药材也正是成熟的季节。同学们三五成群去山里采野果、中药材,即使不带干粮也饿不着。每个假期,大家的收入都能有几十上百元钱,在那时算是一笔巨款。
  那时候,我们吃的是国家“供应粮”,白面(小麦面粉)占比很少,主食多数是玉米面,或玉米面、高粱面、白面(小麦面粉)掺和到一起蒸出的窝窝头、馍馍。
  每个周末的中午,我们家都要蒸一顿纯白面馒头,那天对全家人来说,可谓盛大的节日了。
  这一天,我们兄弟姊妹4个孩子也不出门了,都眼巴巴地看着母亲把头一天晚上发的面,从面盆里弄到面板上,反复揉,最后再掐成一个个小块,揉成馒头。等馒头放进蒸锅里后,我们便异口同声地把时间“报告”给母亲。这时,母亲就会说:“出去玩吧,熟了叫你们!”可我们嘴上答应着,却无论如何不肯离开家,在家里找事做,眼睛还时不时地瞟一眼木柜子上的钟,期盼着馒头“赶紧熟”。
  就这样,我们在煎熬中度过半个多小时,然后分秒不差地报告母亲:“到点啦,该揭锅啦!”于是,母亲走进厨房,先洗干净手,接一碗凉水放到蒸锅旁边,看看我们一个个的馋相,无声地笑笑,然后开始揭锅。
  母亲蒸的馒头、做的手擀面在左邻右舍中间都是很有名的。只见,白面馒头个头整齐划一,看着白生生,摸着“宣腾腾”,吃着麦香味浓郁,甘甜可口。
  每次,母亲都是蒸两锅。因为第一锅出来,还没等母亲尝,就都“消失”了——我们几个孩子会迅速地抓几个烫手的馒头在手里,然后狼吞虎咽,直到噎得干咳时,才坐下来慢慢品尝馒头的滋味。
  每次,我都悄悄藏几个馒头,留着以后吃。有几次,我藏了一个馒头,可后来就给忘记了。过了很多天才想起来,找到馒头时,发现馒头已经发霉了。我欲哭无泪,可又舍不得丢弃,只得拿出去在太阳底下晒晒,然后把发霉的地方掰抠掉,再偷偷放到锅里蒸一蒸,便吃掉了。
  回忆往昔,虽有苦涩,却是人生中的巨大财富。正因为有了那些经历,才会更加珍惜今天的优渥的条件,才会激励自己,一息尚存须努力,笑对人生风霜雨雪、电闪雷鸣。 王忠明(运城市康杰中学退休) 
上一篇:在党史中,“五老”的称谓最早起于何时 下一篇:旧照片引出的记忆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