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社会
让学校教育回归育人本质
作者: 日期:2018-02-07 出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今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全世界每年有将近2.46亿儿童和青少年因体貌特征、性别与性取向、种族与文化差异等遭受欺凌。我国检察机关2016年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988人,经审查批准逮捕1180人,受理移送审查起诉3911人,经审查起诉2449人。
    校园欺凌问题的产生,是功利教育只关注知识教育,忽视学生除知识之外的生命教育、心理教育、法制和规则教育所产生的恶果。应该让学校教育回归育人本质。
最重要的是转变观念
    2016年4月23日,田雪娟的儿子——山西运城15岁休学少年张超凡,在网吧被同校6名十五六岁的同学殴打致死。田雪娟至今回想起孩子跪地求饶,被殴打了三四个小时的画面时,都觉得无法承受。
    在儿子走了以后,田雪娟在学生们的聊天群里看到,“张超凡几乎天天被打”“当时都吓得跑出学校了”的帖子,才知道孩子每天挨打是家常便饭。让田雪娟意想不到的是,当年3月张超凡已经办理了休学,即便如此,殴打还是从校内延续到了校外。“近几年校园欺凌事件频发,并借助网络及移动终端在全社会广为传播,影响恶劣。”北京教育科学院研究员耿申说。“治理校园欺凌,最重要的是转变观念。”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能为了治理霸凌而治理,重要的是形成环境预防。”
“他们欺负你,就像欺负小动物”
    校园欺凌按实施手段划分,主要是两类:一类是身体暴力,利用身体或物体去攻击另一个个体的行为,如殴打、扇耳光、推搡、踢打、性侵犯等;另一类是心理暴力,通过非身体接触的方式去伤害他人心理的行为,如口头辱骂、威胁、恐吓、孤立、网络暴力等。校园欺凌其实由“3+1”个方面构成,即欺凌者、被欺凌者、围观者加欺凌工具。近年来,公众感觉校园欺凌事件陡增,与网络和移动终端的传播有极大关系。
    从2015年开始,耿申及其研究团队认真对国内校园欺凌事件进行研究。他看了很多欺凌视频,其中一个视频相当惊悚:一个欺凌者将一个空心砖举过头顶,用助跑的方式砸向被欺凌者的头部。耿申告诉记者:“周围其实还有实心的大石头,可见欺凌者并不是想要杀人,他用更激烈和夸张的方式欺凌同学,是因为网络视频这样的传播途径,使得部分欺凌者会有表演的倾向。”
    关于校园欺凌这件事,湖北荆门的刘明有一段难以启齿的经历,原因是他曾经是一个“欺凌者”。读初三那年,刘明和几个同学晚上私自外出上网,正好遇到体育老师查寝室。同寝室的张辉说了句“有三个人上网去了”,刘明和其他两个同学便受到了老师的惩罚。
    为了报仇,三人回来后将张辉的手绑起来,用力踹他的肚子,还在他头上撒了泡尿。其中一个叫“胖子”的同学欺负得最凶,他问张辉要钱,还把洗脚水倒在他的床铺上。刘明后来觉得这样做很过分,他不再参与,但也没制止。
    欺凌持续了两三个月,张辉因此瘦了很多,学习成绩也下滑了。而且,只要下课和放学,他就很惶恐。“他们欺负你,就像欺负小动物”。最严重的一次是“胖子”在厕所打张辉,扒下了他的外裤,把仅穿着内裤的张辉推出厕所。当时很多女生也看见了他,这给张辉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后来,张辉再也没去上学了。
    耿申发现,围观者在欺凌事件中占有重要地位,当没有围观者的时候,欺凌事件的恶劣性质会下降,欺凌时间也会缩短。围观人数越多,欺凌者的快感和被欺凌者的痛苦也就越大。
发生校园欺凌该怪谁?
    校园欺凌事件的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成因。“校园欺凌是一个长期以来世界性的客观存在的问题。”耿申认为,“这是个人在青春期要展现力量、争取权力和尊重,以及因为懵懂的情感不知如何处理等因素而产生的一种外在表现。”
    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曾谈及校园欺凌事件,香港作家梁文道提到,在东亚文化中,相信一种“丛林法则”。小孩之间发生打闹了,家长往往有种“没被欺负好啊”“你再打回去”的想法。
    梁文道回忆起自己初中在男校的生活,一千多个十来岁的小孩,白天和晚上都住在一起,男孩子既有一种小野兽的本能,又有一种想要表现自己,支配别人的竞争心态,还有一种生怕被欺负的恐惧感。当整个校园弥漫这样的氛围时,“人人都想欺负人”。
    梁文道开始欺负人始于他被同学欺负。每次被欺负,梁很不服气,总会反抗。直到有一次,他拆了一个椅子,把椅角砸向一个高年级的同学,那个人当场昏倒后,“从此没人敢欺负我,我也开始建立我的山头和势力”。
    一些校园欺凌事件研究者发现,当以暴制暴成为解决欺凌的方法时,校园欺凌便难以休止。如果恰好学校没有反欺凌的氛围,老师没有及时为受害者主持公道,其他同学也不愿意帮助受害者时,那么受害者往往感觉孤立。
    在儿子张超凡被同学打死后,田雪娟一直想找学校要一个说法。田雪娟了解到,老师其实知道张超凡天天被打的事实,为此她很悲愤,“在整件事情中,学校和老师做了什么?尽到了什么责任?”田雪娟告诉记者,她找过学校两次,但华晋学校以“学生已休学,事发不在学校”为由,回避与家长见面。
    5月19日,记者联系采访绛县教育局,该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事情发生后,教育局配合调查,专门召开会议,出台相关规定,已将文件发放到各个学校,要求进行校园欺凌整治”。
    事实上,学校老师在监管欺凌事件时也有自己的苦衷。校园欺凌事件经常发生在宿舍、厕所、楼梯拐角或上下学路上等隐蔽场所中,因而很难察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少老师表示,他们一般只能靠观察或学生举报得知消息,“加上被欺凌的小孩常常选择默默忍受,不会主动告诉老师,所以欺凌现象难被及时发现”。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熊丙奇发现,老师对校园欺凌“不闻不问”事出有因,学校在处理师生冲突时未及时保障教师权利,导致教师处于弱势。久而久之,不少老师对于学生的不良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该管的不管,该作为的不作为”。
“让学校教育回归育人本质”
    “在中国的校园里,欺凌现象普遍存在,老生欺负新生,男生欺负女生,有钱的欺负没钱的,成绩好的欺负成绩差的。”在皮艺军看来,“学校的问题是以分数为标准,老师并没有把这些问题当回事。我觉得应该首先从源头抓起,对轻微的欺凌行为进行严肃处理。”
    熊丙奇认为,校园欺凌问题的产生,是功利教育只关注知识教育,忽视学生除知识之外的生命教育、心理教育、法制和规则教育所产生的恶果,他主张,“应该让学校教育回归育人本质”。
    “学校应该重视的不仅是法律教育,还有关于人的权利的教育,关于生命尊严的教育。”皮艺军对记者说,“应该号召学校拨出专门课时来开展类似教育,要把很大的精力放在防范上面来。” 据《南方周末》
上一篇:生活晨报2017年12月28日电子版 下一篇:涉事学生情节恶劣可送工读学校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