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生活晨报->书画
吴德文画展10月12日在山西美术馆开幕
时间:10月12日-16日 地点:山西省美术馆
时间:2016-10-11 0:09:51 来源:生活晨报 作者:吴书文 吴玉文 编辑:刘强 关闭

《幽湖如明镜》

《秋硕》1998年

《午间觅食》1982年

《雄风依旧》2002年

 

《峡谷金秋》1986年

    引言:2009年3月20日,吴德文先生病逝于太原,当时笔者无限遗憾地以《中国画坛痛失吴德文》做了报道。先生身后最为人称道的是执教40余年,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美术人才,桃李芬芳,誉满三晋。如今七年过去,家人、学生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合力为先生举办此大型遗作展,告慰先生。本刊一直以来关注吴德文先生艺术体系的承传,在展览到来之际,特刊发先生子女吴书文、吴玉文(同为画家)为作品集撰写的后记,以期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和回望先生的艺术人生。 (艺兴)
吴德文
    1938年8月22日生于四川省叙永县,太原理工大学轻纺工程与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山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西省美术研究会理事,山西省水彩画学会副会长,山西省花鸟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科协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山西书法家协会会员。
    吴德文1963年7月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分配至山西省大同陶瓷厂技术科工作。1964年调至山西省轻工业学校参加美术专业组建工作,2004年退休于太原理工大学轻纺工程与美术学院(原山西省纺织工业学校)。2009年3月20日13点20分因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享年71岁。
    吴德文教授从事美术教育工作40余年,倾心教学,兢兢业业,诲人不倦,哺育了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桃李满天下。他德高望重、学贯中西,为一代名师。1995年荣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是深受学生爱戴、敬仰的好老师!
    吴德文同志从事美术教育教学工作之余坚持艺术创作,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发表。曾为人民大会堂山西厅创作巨型壁画“永乐撷粹”。巨型国画“争艳斗翠”等作品分别为新加坡政府、英国达比郡高等教育学院、中央电视台、山西省人大、中国煤炭博物馆、山西机场、山西省博物馆、山东省青州博物馆、湖南省岳阳博物馆、陕西省咸阳秦都博物馆等单位所收藏和陈列。近些年来多次为各级领导出国访问提供作品,画迹遍及美、英、法、日、韩、港、台及东南亚各国。生平履历及艺术作品分别被中国文艺家传集(第一卷)、中国当代美术家名人录、中国美术、书法界名人名作博览、21世纪中国当代美术家展示(第一卷) 收录。
    吴德文先生学识渊博,重视研究学习传统,上追宋元明清诸家,近习张书旂、冯建吴、苏葆桢、王雪涛、孙其峰等名家。兼擅山水、花鸟及西洋水彩,画风雅俗共赏,深受广大群众和行家的好评。
    吴德文先生从教从艺五十余年,心性淡泊、人品高洁、画风真朴、不计褒贬,笔耕不辍,耐得住寂寞。在艺术创作渐入佳境之时,不幸天妒英才,一代名师飘然西游。逝者如斯,让我们永远缅怀尊师的美善之德,秉承先生谦恭、诚笃的敬业精神,继续先生的未尽之志。
把人生最美好的岁月留在了山西
    我的父亲吴德文出生在四川省叙永县一个书香门第。家庭丰厚的藏书和严格的家训使他自小养成了勤勉多思的治学态度和敦厚笃诚的行为规范。叙永是川南著名的书画之乡,在地域与家庭浓烈的文化气氛熏染下,父亲很小就开始了艺术之旅,12岁便以画领袖像而在县城小有名气,中学、师范时期又受到张采芹、张静涛、牟于天等著名画家的指点。1959年,父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四川美术学院,师承李有行、冯建吴、肖建初、岑学恭、毕晋极、何方华、苏葆桢等先生,老师们的谆谆教导,为年轻的父亲打开了神秘的艺术殿堂之门。1963年父亲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响应国家号召,他放弃了去北京工作机会而从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四川来到偏远的大同瓷厂(在怀仁县)工作。1964年调到轻校(太原理工大学轻纺美院的前身)组建美术专业,至此,父亲如耕牛般地辛勤劳作于教学第一线,开始从事他一生所钟爱、为之付出毕生精力的教育事业。上世纪70代,父亲结识了著名画家孙其峰先生,从爱护和挖掘人才的角度,孙先生两次动员父亲到天津美院工作,父亲都放弃了,他把人生最美好的岁月留在了山西,留在了轻纺美院。
    父亲为人谦和,交游广泛,有专家学者,也有工人农民,不管何人来请教和讨论,都有问必答。对待学生,不单是教给他们绘画技艺,还从生活上关心、照顾他们,与学生们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学工、学农、学军活动,还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教学生们画漫画、速写。带领学生外出写生,全身心地与学生打成一片,不分你我,同吃同住。父亲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培养了数千名美术专业人才,有些现在已经成为享誉画坛的名家高手。尤其在花鸟画方面,涌现出一批有相当影响力的画家,为山西的美术事业繁荣做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
    父亲一生崇尚宁静和淡泊,远离名利场,而把此生毫无保留地交给了自己所酷爱的绘画艺术。父亲认为艺术不可急功近利,艺术本身就是寂寞、就是清苦,艺术应当是涓涓细流,在寂静的山涧里、在葱茏的茂林中,无怨无悔地独自千回百转,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领略到山野、旷谷的空灵,茂林修竹的情致,山花争妍的风骚;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寻觅到艺术的灵感,才能逐渐破译艺术的真谛。
    从我们记事的时候,就知道父亲是一位画家,画画得很好。我们也很喜欢看父亲作画,由于看得多了,以至于每当父亲作画刚开始,就知道他在画什么,为此,还得到了大家的夸赞,也是沾沾自喜了好些时候,俨然我们自己也会画画一样。耳濡目染,我们姐弟也开始喜欢上了画画,虽然当时只是兴趣,父亲也没教我们,但这种兴趣一直保留了下来。
    每到放寒假,就盼着父亲早点回来,盼着父亲回来给我们带一些四川没有的北方特有的吃的、穿的、玩具之类的东西,更盼望能看见父亲在众星捧月的场景中作画。由于我们看父亲作画比较多,所以当时就比其他小孩认识更多的花卉,每逢见到盛开的各种花卉,也会无意识地多看两眼,现在想起来,也对我们今天的绘画有些潜移默化的影响。每年一回到四川老家,父亲都会被许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叫去画画、讲画、谈画。在许多的亲戚朋友家里都挂着父亲为他们画的画,经常有人看着画夸赞,说实在,我们当时特别自豪,希望将来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成为一位得到众人称赞的画家。只有到暑假,母亲一人便带上我们从四川辗转倒车,经过几天时间到达榆次探亲,在火车上经常没有座位,只能站着,累了困了就趴背篓上休息一会,虽然辛苦,但还是被将要见到父亲的期待所消解。
    1980年,我们随母亲从四川调到山西,至此,我们全家才团聚了。这时,我们才接触到专业的绘画领域,也开始真切感受到父亲严谨的治学态度和高尚的艺术品德。学生们与父亲的关系特别好,经常到家里来,与父亲请教一些绘画专业问题,我们就在一旁聆听,也时不时地到教室里面看他们作画,对绘画艺术有了更清晰地了解。由于环境和家庭的影响,也开始正式学画,从素描、色彩基础开始练习,算是正式步入了绘画这个领域。这时,才知道父亲是怎样的辛苦,他经常通宵达旦地作画,我们常常是睡前见父亲在作画,醒来时还在作画,这才知道想要画好一幅作品,没有“画不惊人誓不休”的精神是不行的。
    父亲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只曰耕耘,不说收获”,只有不断刻苦、努力,才能有所收获,有所作为,有所收益。如果只有一点耕耘,就想要有大的收获,那是不靠谱的,就犹如无根之草,是存活不了多长时间的。父亲这是让我们好好打牢基础,多学习、多吸取前人、专家的经验,不断充实自己。
    父亲还经常说,画是给大家看的,不是你自己看懂就可以,艺术要为大众服务,最好是做到“雅俗共赏”,雅是指艺术家高尚的艺术情操及其作品深刻的思想蕴含,应做到格调高雅而不故弄玄虚,俗是指艺术语言平易晓畅而不生涩,语汇通俗而不平庸。多师造化,多向大自然学习,多深入生活,多观察生活,才能引发对生活的热爱,有了对生活的热爱才能从你热爱的生活中得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营养,这些营养就是艺术创作的无穷财富,在此基础上再多向历代的名家大家学习,例如宋画和徐青藤、陈白阳、任伯年、虚谷、吴昌硕及近代张大千、张书旂、王雪涛等大画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再创新,创作出反映时代精神又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我们也是谨记父亲的教诲,在画风上尽量做到雅俗共赏,多向大自然学习,多向古人、前辈大师学习,不断把这些理念融会到自己的绘画作品中,多创作出一些让大家喜欢的作品。父亲不但在绘画上传授技艺,还告诫我们做人一定要诚实,要用严谨、诚实的态度对待一切事物,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和提高自我修养,才能有所作为,有所成就,才能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由于多年辛苦劳作,父亲早已透支了身心健康,在艺术渐入佳境之时,不幸因病过早离世,离开了他心爱的绘画和教育事业。父亲虽然不在了,但他的不倦教诲仍鼓励着我们不断努力。到今年,父亲已离开我们7年了,我们与母亲一直有个心愿,就是为他举办一个大型的个人画展和出一套精装画集,把他一生对艺术的追求和毕生的成就呈现出来,这也是我们对父亲养育、教育之恩的回报。
    山西省文联、山西省文史馆、山西省美术家协会、山西省美协花鸟画艺委会在此次展览中给予了鼎力支持,在这里,代表我们全家向他们表示衷心和诚挚的感谢!感谢他们的大力帮助和支持,感谢他们为父亲的画展和画册的出版做出的巨大贡献,感谢陆贤能、李庶民两位老师为画册撰写文章,感谢省文联主席张根虎为画展、画册题字,感谢山西省文史馆的胡安平主任和文史馆的其他同志给予的多方协调,我们还要特别感谢裴文奎、赵嗣成、乔亚丁、孙海青、孙小农、王永民、汤璋铭、杨崇德、李志强等社会贤达及“德厚载艺、文墨留香”——吴德文遗作展组委会的全体人员,给予我们极大的帮助和支持。
吴书文 吴玉文 2016年3月